想起從中壢搬回高雄,睡了幾年的床頭邊牆上,竟然有二排五個字,
我從來都沒睜眼看到它。

 

 好容易自己就被別人摸透,如果那個時間點是在於
自己也不想去保持距離的那一刻。
再多的酒精,也燃燒不了我。

所以,我還是只有吉他。

你告訴我,可以後悔不要有遺憾,
真的像你說的,國中高中就認識的話,
那我想,真的我的包袱裡,還可能真的裝著滿滿的後悔。

沒有絕對的個性,就像我只有相對音感,
每每調音,都會差上一些;
和不同朋友溝通的過程,就算刻意,
也不會有完整的堅持。

所以說,唱歌嘛,開心就好,
就算怎麼寫都是Am調,都是Em調,
那又怎樣,我唱的好就可以了。
管你有沒有觀眾。

別再說我怎麼老是唱這首啦!!
我也要暖嗓阿!!

 

 

 

 

 

 

 

創作者介紹
W

O S 的 情 緒 商 數

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