絕不是看鬼片的關係。
上禮拜就戒掉看影片了。

 

今天到了臨界點。
12:30睡,快兩點醒來,強迫自己繼續睡,然後三點半又醒來,無法繼續了。

 

短短兩次各一個多小時睡眠,還伴我一個惡夢.....

 

和幾個大學同學,在上課,教室還有幾個低一屆的學妹。
老師出小考,考完了,我怎麼樣也找不到考卷。
趴在地上找呀找,老師繼續上課,一直到下課,
找到了,拿給老師,竟然幾個簡單的數學題,
兩位數乘兩位數而已,我都算錯了......

 

回到教室,學妹提議要選個主席之類的,
說你們學長三位,和我們同學八位(數字記真清楚ㄚ!) BLABLA的

 


我就拼命回想,剛剛在教室不是有好多我同學嗎,怎都不見了....
然後她又說那我們選某某某好不好.....

 

我一看,他做再我前面一排,低著頭,穿淡藍色條紋衣服,
卻再最前面一排,他正回過頭,看著我,
我用意志力去思考,怎有兩個他??
於是我前面這位頭緩緩抬起來....開始無盡的邪淫笑聲....

 


我繼續用意志力去克制(這時候也快醒來了),
不行!!
然後變成最前面一排的他,也開始了邪淫奸笑聲....

 

---------------------

0215。幾天前的夢,夢到pink floyd來台灣做演唱會,
第一場好不容易趕到現場,已經結束了,
和幾個不認識的人坐在路旁抽菸,
過程中不小心把菸灰弄到一個年輕人褲子上,
他是狠腳色,於是我俗辣的個性跑出來,
只好跪著幫他把褲子上煙灰拍乾淨....

0212。在個奇怪的地方,很暗,很像是地下室,
但是空間感很寬闊,很大,雖然暗卻不把人悶擠的感覺。

但是我有台不錯的相機,於是我開始找東西來拍。
找有光線射出的角度,拍點天然的黑白照。

然後 這場地 終於有主持人出來,台下也有也些觀眾,
台上不是演唱會,不是演講,他撥著一些幻燈片,講點天文地理常識。

後來跟著人潮散去後,他的幻燈片顯然還沒結束,
回到一個類似教室的地方,那裡有玫瑰墓的ALLEN,小凡,還有阿清。
我進去坐阿清旁邊,沒講什麼,然後他旁邊有一棵老舊的AMP,開始嗡嗡叫,
就在我身邊,但是明明是阿清的,他不去管他,只好我去碰碰他試圖讓AMP不要叫,
但是好像我不會。

後來阿清就帶著這顆AMP,走出門口,他摩托車就在門口的騎樓上,發動後呼地離開了。
只剩我們三個,我對ALLEN說,我能彈一些我的歌,你幫我聽聽嗎?
ALLEN說好。我邊把吉他拿出來邊說,我最近的歌都唱的很像,你幫我聽聽是不是真的太像了。
我拿出一把很天藍的電吉他,一個不認識的朋友借我帶到那個會場的。
拿出來,揹上,卻發現他格子,比BASS還寬,弦寬也是比BASS還寬,
我邊彈邊笑說,這怎麼比BASS還大,
指板是還看到整個都是污垢,髒髒的。
我就開始打FUNKY了。
一把電吉他沒接電,我是能打什麼FUNKY?
怎麼彈也彈不出旋律

 

創作者介紹
W

O S 的 情 緒 商 數

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