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一個月被幾個奇怪的夢 一個突然就爆發的想法 
還有家人被纏上訴訟的糾纏 一股腦的捲起了我的心眼。
我看不到伸手五指之外的天空。。。

 


 

以下是邊想邊打字 沒有多餘的思考 這些都太亂了 也不想在整理它.
不同的夢有不同的顏色標示。


 

n年前的夢,在一個空蕩蕩沒有太多人的百貨公司很高的樓層中,
我搭手扶梯來來回回,大約是七~十樓之間,我就是要找到那小時候記憶中很多大台電玩的場地,來來回回,我只看到某一樓層很多人潮
某一樓層又是空蕩蕩的沒有幾隻小貓的偌大溜冰場。
記憶中就是這一層,只是我來來回回就是找不着。

像是蹲苦牢的場所,用厚厚鐵絲網圍住了,我那記憶中很多大台電玩的電動間,就在不起眼的角落,我找到了大門,走了進去,卻沒有我可以玩的任何一台。。。。


回到了我是中學生的年代,抓了一把零錢,就想衝到巷口那間電動玩具店,去打些自己喜歡的,但是走到了那熟的地方,那建築物、那店面的透地大玻璃,卻不是我熟悉的,我還是走了進去,裡面卻狹窄不堪,甚至不準擬更換座位,也就是坐下一台,你就得一直打,打到一段時間後,才有可能換另外一台接著玩。

好像是一個很嚴厲的管訓場所,忽然間有個人,就倒地在我旁邊,我沒法畢上眼睛不去看他,但是周圍的眼神,告訴我,是我殺了他,或是弄死了他。

我使勁全部力氣,脫離了想要抓住我的人,保鑣吧,我衝!我逃!
到一個類似學校廁所的廁所,有一整排的"小房間"我速度很快,他們沒追上,我選了一間進去,有個小洞,我可以看到外面,兩幫人馬已經打了起來,戰火波及不到我,只是我也逃不出去 就被鎖再這一個人的豪華廁所空間。


(前兩禮拜的夢)我殺了人,可能是誤殺,我躲到一間走道是狹窄不過的電動玩具店。一整排的電動玩具,都是個人座,反到比較像是現在的網咖,只是擺的不是電腦,是小時後流行的那種大台電動,我躲著,蹲著在沙發上,如果一有動靜我就就又得往外衝!

看似追我的人都走了,我想要衝出去,只是本來是平地的一樓,出去應該是巷口,線再接連的是一座大樓外圍的消防梯,只能往上,沒有往下。我用利往上爬,到了頂端又是那豪華的廁所,只是裡面不只是廁所,是很豪華的衛浴,一間一間的,像是飯店那種,周圍都是厚玻璃窗,我看的到外面,外面看不到我,我又被鎖在這間裡面,沒法連結到外面的世界。。。


我是個外籍傭兵的戰士,或者是前線正在打仗,搭了好一大段遠的火車,我大概只是個被征召入伍的一個小兵,這天沒放假,只是連上弟兄,都約好了要一起到外面吃點好的,誰知道長官准不准,我們肚子空腦袋也跟著蠢了,管它有沒假單,抄了傢伙,穿起配備,匍匐前進,越過小丘,直線前進準備要宰了門口守衛室的那無辜傢伙。。。


我處於一種靈魂出鞘的境界,看著某a帶著自己兩個小孩,一左一右抱著,他是即將要帶著他們走上絕路的準備嗎?我看到了,卻沒法出聲,沒法給眼神,更沒法伸手去拉開兩個孩子。。

三個人躺著在床上,愈來越沒有動靜。



我的夢會有連續性,會有同一場景卻不同的可能的,我可沒幹過這種事,上輩子的他幹的??

 

創作者介紹
W

O S 的 情 緒 商 數

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